日期:2010年7月23~25日

猶記得97年國慶日首次與早點名出遊並拜訪國境之南─墾丁原始林露營區,事隔近兩年的今日,再次來到同一個營區,景物仍依始,但植樹更顯高壯,枝葉更為茂密,更增添一份清幽與涼爽。

約9:30到達營區,早一日即進場的自由、龍蝦、汽水、茶壺、豆干、強強滾、麥昆等家族,早已賦閒於營區悠哉,或是外出至各景點遊玩。此回由豆花家族為咱們大夥服務,多週未見的豆花,體態變得輕盈許多。



此回我們一行三人輕裝簡從,只帶一頂27秒帳,未帶任何食材,並選定於大樹之下的沙土地上紮營。中午時分直接至後壁湖輝哥攤位解決午餐,遇見自由、龍蝦、汽水、茶壺等家族早一步用完餐,並透露建議哪幾道菜之良窳供我們参考,哈哈,讓我們少吃虧,多啖美味。

西山飄雨東山晴,吃飯的同時,後壁湖方圓之內竟降下滂沱大雨,而貓鼻頭方向亦有同斯景況,但回到營地,卻絲毫無風無雨。據豆花告知,此回因怕熱而卻步未報名或取消行程的會員,若知道此次墾丁的氣溫因雲厚、下雨而降溫不少,我想他們的內心鐵定嘔死了。可遇不可求的天候際遇,讓此回参與的會員直呼賺很大。

下午接到小熊的來電,詢問我們的狀況如何?想當年我們第一次跟上早點名出遊,隔壁鄰居就是對我們照顧有加的小熊家族,當年歷歷情景宛若昨日,只是此情可待成追憶,我們並透過電話相約,留待下回同出遊時再續前緣。



近黃昏之時,我們直接步行至營區對面的香蕉灣浮潛,此時二凡、大西瓜、尼莫、滿瓜等家族成員早已沉浸在漲退消長的海水之中,享受這難得的海畔親子戲水時光。由於適值漲潮,海水的清澈度欠佳,雖然色彩繽紛的熱帶魚成群於水中悠游穿梭,但激情的海浪於礁石之間翻攪,就是多了點不穩定的翻騰及濁度。

向晚時分,多了些厚實如層浪的雲系於台灣海峽海面之上,也因此今日無緣瞥見夕陽沉入大海前後所帶來之夕陽餘暉織滿天的巧遇。

26度上下的夜溫,讓今日舟車勞頓的大小會員們睡得無比恬適與香甜,在隱隱的浪濤聲伴眠之下,並預為明日的旅遊行程儲備體力。



翌日,五時即晨起,趁著天色泛灰白之際,走至香蕉灣漁港,遠眺西方海平面平整之弧線水平劃過海、天之交界,偶見遠洋漁船牽曳著此線緩行其上,向北瞧見停泊之船帆石孤自揚帆待航的雄偉巧姿,近看港內海水上下起伏的洶湧力道,以及波濤下自在的悠游魚兒,聽聞前波未平後濤又起的浪裡白條撲打岸際的交響,嗅著空氣中瀰漫的鹹濕氣味,與強強滾爸爸或坐或站於堤防上聊天說地,原來清晨時分在如此的氛圍造做下,竟是如此的愜意與享受。

早餐則由龍蝦家族自告奮勇前往麥當勞購回所需餐點,讓墾丁之旅又增添些許之閒適。而小馨與大熊更是一身專業自行車勁裝,兩部卡踏車準備以逆時針方向往鵝鑾鼻、佳洛水、恆春之方向環繞一圈,順祝小倆口一路順行、安全歸返。







此時,看到豆花正於水龍頭處忙著灌注水球,並預告待會將舉辦親子水球大戰。九時餘,豆花分發水球後,兩派人馬隨即開始吆喝集結,由龍蝦、自由兩位爸爸手持水槍迎戰以水球、水桶等為武器以小豆花為首之成群小孩。一開戰,只見水球滿場飛擲,而水槍之水柱亦不甘示弱的噴射還擊,大人急欲閃躲著四面而來的水球,但難免遭到偷襲成功而中彈濕漉之命運,而小孩子們除了驚聲尖叫,並趕忙快跑急著甩開水柱的追逐,一時之間激情、歡樂的笑語瀰漫在偌大的青綠草坪間。早已彈盡援絕的小朋友,則急著找水桶、月宮寶盒盛水還擊,而水槍在水源捕給的同時,亦頻遭奇襲,最終在雙方衣褲盡濕、滿場盡歡的結局下雙方握手言和,也讓在旁照相與旁觀的會員們於此上午時分平添歡樂紀實。



之後,阿諾大哥來坐,閒聊之下,原來世居竹東的阿諾大哥係幾年前才搬至新竹市定居,對於竹東的風土民情仍能侃侃而談、如數家珍。11:40左右於核三廠附近之7-11與Panda家族(怕熱的Panda家族此回不露營,只是住民宿)碰面,並將託其宅配的大女兒接到手,隨後兩家人就近至阿利海產吃午餐。門庭若市的接踵人潮,讓海鮮菜色只有生猛、新鮮可茲形容,魚貫的遊客讓店面生意如日中天,果然是網路上的人氣王。







傍晚時分,完全沒有烈日的荼毒,位於凱撒前的小灣沙灘人聲鼎沸,我們也在沙灘上留佇悠閒的腳印。隨著海浪的起伏,泡在海水裡,看著如織的人潮佔滿沙灘,比基尼辣妹敞開胸懷露出乳溝,卻讓脫下近視眼鏡戲水的我只能模糊以對,更因身旁有三個女人的約制,讓我完全無法近身近觀,如此美色當前,我卻只能徒生喟嘆。幾個大浪襲捲而來,今日的海水似乎特別死鹹。不遠處的香蕉船、獨木舟、水上摩托車,帶著一票票的遊客呼嘯馳騁,也帶來一陣陣的歡笑迴盪於海面上。一切的歡樂場景就在18:30時小灣服務站響起結束的哨音下曲終人散。



晚上的墾丁大街,人潮比日昨更為擁塞,整個墾丁大街的行車動線更被規劃為往北方向之單行車道,紅男綠女衣著輕便,踩著夾腳拖悠悠閒逛,夾道之店家及攤販人潮簇擁,吃、喝、玩、樂、小飾品、衣飾等一樣都不缺,或許這正是來墾丁遊玩的目的及重頭戲,亦是溽暑時分最夯的活動之一吧?很難想像待墾丁大街打烊之後,這些人潮該何去何從?夜遊?玩通宵?睡覺?夜間浮潛?夜行生態觀察?還是趁著天涼夜色卿卿我我到天明?



22:00時25度的清涼溫度,讓我很快的進入夢鄉世界,但凌晨兩點的一陣驟雨將許多淺眠及擔心營帳狀況的家族給喚醒,姑娘與我也相繼起身收拾東西、排除積水。咆嘯整夜的雨勢,雖然將大地降溫了好幾度,讓人睡得更為舒適,但卻也讓許多顧及再三的會員家族心中多了一分擔憂。



06:00左右的漁港,雨勢早已停歇,海水則更加清澈見底,許多釣客正享受著垂釣鬥智的遊戲。貪吃的小魚約兩指幅身寬,每每在搶食的過程中被勾上釣起,放在瓶裡的3、4尾熱帶魚卻滿足了三代同堂的孫子溢於言表的笑意。





於近十時收好裝備完成裝載,與此回的鄰居摩爾話別後,隨即上路北回並順路至叮叮姑娘介紹於核三廠正對面的橘子早餐店解決不錯吃的Brunch,再至炫風賽車場排隊玩GO KART,待兩位小姑娘心滿意足後才依依不捨的告別墾丁假期,一路北返暢行,穿越重重雨幕,約莫18:30回到竹東。



蟋蟀 2010.7.26

    全站熱搜

    cricket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