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6.9
 
姑娘的親密摯友遠嫁澳洲雪梨16載,難得盼其回國一敘。
朋友之老公因另有要公無法親陪同行,只帶著三位帥氣、可愛的兒子於5/26回台。



僅十餘天的在台行程,只有5/30一天一夜在竹東的相聚,終究難捨的在6/6黃昏之後於桃園機場送機時,在相互擁抱、啜泣、道珍重後,結束了他們回台灣娘家的匆促行程。
在回竹東的途中,不知何年何月得以再重逢聚首的問號堆裡,只見駕駛座旁一路飲淚自泣的姑娘,與兩位眼眶含淚卻不知如何安慰她媽的女兒,及從阿里山奔赴竹東再至機場早已身心俱疲無言的我。


北二高旁孤獨昏黃的盞盞路燈與我背道而馳,車殼內迴響的流行音樂始終無法打破寂寥靜默的氛圍,我只好想辦法藉由110公里的奔馳車速劃過心扉,藉以快速抹去內心深處未乾的傷感油彩,毀掉剛才的畫面,迎接嶄新的未來。


蟋蟀  2010.6.9

    全站熱搜

    cricket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