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年2月8日

依據新聞氣象之報導,即將到來之小年夜及除夕夜,北台灣儼然已確定是個又濕且冷的團圓夜。但初一的凌晨我們將遠離濕冷,邁向南台灣溫暖的國度─台南縣境的虎頭埤營地。



偌大的虎頭埤對我而言是個既熟悉又陌生之境,對她的熟悉係因為她是我於75年底下部隊時的單位所轄處,亦是76年間準備師對抗(333 vs 226)演習時從事操舟渡河演練的前置演練所在地。

但22餘年後的時光韶逝,我早已娶妻生女,殊不知她的樣貌是否也隨著歲月的增長而顯露老態?抑或是早已藉由整體美容改造,或是天生麗質、駐顏有術而容光煥發、風采依舊?再過幾天春節時,我將偕伴妻女再次造訪已闊別22個寒暑的美女摯友─虎頭埤。



儘管妳我可能因為時空的隔閡而有疏離感,雖然妳可能只記得當年骨瘦如柴、身著軍裝樣貌的我,但這都不打緊,因為我早已計畫將以跑走方式和妳來一番近距離的火熱纏綿與接觸,於湖畔處低語話家常,在垂柳飄逸下道相思,享受那片刻只有妳我的舊情綿綿。

虎頭埤姑娘,我來了。屆時,希望您的熱情依舊,暖意可人,但我唯一不想瞥見的是您那雙勾魂的汪汪淚眼。

我們將呼朋引伴在您那蒼翠如茵的綠蓆上放跳熱情的有氧健身舞蹈,恣意揮棒來場熱鬧的親子棒球賽,誠摯地邀請您的加入,隨同我們一起歡喜過新年。



蟋蟀 2010.2.8

    全站熱搜

    cricket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