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0年1月3日

05:00時即因徹夜的狂風與宣洩的雨勢而無法續眠,心裡頭持續盤算著天亮後如何收拾及善後。天方亮即起床,當鑽出帳棚的剎那所見著的景況,直教人心頭糾結,我們竟然必須在27秒帳下涉水而行、步步維艱。

撐起小雨傘與姑娘於營區閒逛一圈,一來苦中作樂,二來看看各區災情,再來則觀摩有經驗的會員如何整理裝備。紮營在服務中心側邊之汽水家族,看到汽水爸爸正在收拾行囊,他們可算是最幸福的家族了,因為可以充分利用屋簷底下的空間,將車倒入後再慢條斯理的打包上車,無庸擔心淋雨及裝備濡染雨水。據聞昨夜至凌晨間,至少有十餘部車連夜快閃,原因大概就是帳棚淹水、睡不著、怕道路坍方、害怕塞車吧。

詢問豆花是否擔心會員們的狀況,豆花慷慨激昂的回說,就是因為感同身受而擔心的整夜都無法成眠,聽起來的確安慰許多。豆花姑娘發放黑色大垃圾袋提供塞裝邊布、帳篷等濡濕之裝備,是不錯的收拾方式。當我們吃早餐的同時,已有許多會員像似逃難般的趕忙收拾行囊,一會兒隱約的聽到捕手大哥宣佈思源啞口因道路結冰將實施管制,一會兒又說該路段並無任何管制措施,聽的大家手忙腳亂,心頭紛擾。



約八時前後吧,在霧氣仍濃的滂沱大雨中突然夾雜著晶瑩剔透的冰珠,彈跳的冰珠讓大夥奔相走告。才一會功夫,又沒了,斷續之間,足讓大人小孩們心頭一陣驚喜。下雪了,自由姑娘大喊道;哇,真的耶;哇,好難得;趕快出來看;相機勒;好漂亮喔;太幸運了;此次露營太值得了。不同的高亢喧嚷話語讓原本躲在27秒帳下避雨及收拾裝備的人群通通衝到戶外手舞足蹈,並高舉雙手喜滋滋地迎接難得的瑞雪。未刻意的踏雪尋梅,竟能在亞熱帶國度的高山上,千載難逢的遇上下雪景況,此行足矣,足以彌補並平衡收拾濕漉裝備的多工程序。

假若濕氣不足沒有先下雨,勢必沒有機會聆賞漫天飛舞的雪花。假若溫度未陡降至近零度,也不可能將雨滴冰化成雪花。假若在深夜飄雪,我們亦無緣目睹。假若未堅持到最後一天的早上,我們當然也無法幸運的親身體驗那種在寒風刺骨、瑞雪紛飛的情境下,整理裝備過程中既雀躍又矛盾的掙扎。

只可惜雪花亂舞,我們卻無暇端坐欣賞。但霧氣漸開之後,另一種驚豔又再度向我們招搖展示。原本僅白了頭的合歡北峰,經過一夜的大雪紛飛,竟然在一夕之間換穿99年最新款式的流行白色袈裟走上伸展台,搖擺地向我們炫耀。



而另側的佳陽山及大小劍山系,在飄逸的霧氣縫間也見著了靄靄白雪為整座綿延之山系織上白冠與白袍,霧嵐的綴飾更增添磅礡大山的神秘之尊。近看遠觀白雪綴飾山頭的難忘經驗,我們可以名正言順的號稱為99年初最幸運、最幸福的一群。

款款雪花從天降,質輕色白隨風曳,動感飄逸如雨浪,難得際遇憶難忘。雖然已收拾好行囊,但眼前之好山靚景卻讓我們依依不捨,留戀連連。茶葉蛋大哥說:能碰上下雪,真的是難得的經驗。兩點鍬云:晚點再走,多拍點相片留做回憶。許多的會員,更是拾起相機奔走於各角落,將難得的高山北國風情畫一舉複製帶回家。

臨行前於營區出口處,捕手大哥的一句『辛苦了』,足以聊慰這些天來的折騰。但是,《凍感雪花漫天舞》,適足貼切的為此次露營的主題《元旦嬉冬福壽山,新年戲雪祿喜慶》下了最切題、最圓滿的註解。

火車不是推的,早點名不是蓋的。第二天專程上合歡山賞雪,第三天在露營區的上空飄下瑞雪,早點名露營車俱樂部果真沒有漏氣。凡此瑣瑣都足以驗證捕手及豆花兩家族的滿載服務,再加上喜獲老天爺的眷顧,讓所有參與及堅持到最後的會員家族們歡樂滿行囊、記憶永留傳。



蟋蟀 2010.1.5

    全站熱搜

    cricket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