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riginal Message -----
From: 蟋蟀
To: Panda姑娘
Sent: Friday, June 29, 2007 3:13 PM
Subject: 依依不捨

今天適逢國中、小學休業式,也恰巧是Hansen即將告別我們李家回到Hansen爸爸家的日子。

當然,其中複雜的思緒擾亂了我們一家子,我老婆(Hansen媽媽)當然是首當其衝。昨天的她更是淚如雨下,宛若這幾天的大雨下的是又大且急,更像鎖不住的水龍頭一瀉千里。

我呢,原本每天早上五點多都會外出健走、跑步,但近兩個禮拜以來,晨起運動的習慣早已中斷,可能是天候因素、也許是惰性使然,但最大的原因是:我更捨不得Hansen,我寧願選擇陪在Hansen旁邊賴床,爭取僅有的零碎相處時間,感受他睡覺的律動,看著他稚嫩且幸福的臉龐,聆聽他的可愛晨喚─早安。

大姐姐則是在文文吵鬧聲中完成國中一、二年級的學業,待升上國三後,或許於複習功課的當下可能因為少了Hansen的吵鬧聲而有某種失落感吧!大姐姐是Hansen的最愛,也是Hansen的有力靠山(當Hansen與小姐姐鬥嘴時)。

小姐姐則是因為與Hansen年紀較相近,故所有的打鬧嬉戲及噪音製造都是他(她)們倆如影隨行的戰果,這也就是為什麼Hansen直呼其名的原因了。

昨晚的氣氛真的很低迷,直到由我提出合拍畢業照的建議及行動後,才稍微化解整個氛圍,當然期間Hansen媽咪的來電亦有所助益。

昨晚睡前在床上聊天,雖然Hansen還是很活躍且動個不停,但Hansen可能也真正知道他將不再回媽媽家,他竟然逐一點起大家的名。媽媽─余XX、ㄚ伯─李XX、大姐姐─XX妮、XX妍;不過我們提醒他還有一個是誰?他竟然回答─Hansen。我說,不對,因為Hansen馬上就要回媽咪家了,經過我們一再的提示還有一個『牠』是─李Sandy,Hansen才會心一笑,又是一張唇紅齒白且可愛動人的笑臉展現眼前。

今早再次瞥見他的身軀,身體拉長了。仔細端詳他的容貌,依然幸福洋溢、楚楚動人。輕觸他的臉龐,真是滑嫩且細緻。輕握他的小手,祝福Hansen健康長大、熱愛上學、快樂生活、家庭和樂。

向Hansen道了聲早安後,我昂首闊步上班去,以掩飾我早已濕潤且不知何時會奪眶而出的眼淚。

蟋蟀

    全站熱搜

    cricket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