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09年5月30日

4:30晨起,趕忙梳洗後即逕赴藍茵湖上之高地,未及5:00,許多會員早已佇足良久,專業相機、砲筒鏡頭及三腳架也已備妥展開陣勢。遠方百嶽峻嶺依然屹立不搖,只是多了些山嵐襯托其中,替他們蒙上了層神祕面紗。

日出之前的氣象萬千,不同時段的高山之美,直教人欽羡又心動,當然也佔掉了許多相機的記憶體空間。預計日出的時間為5:16,時間越是接近,會員們的眼睛瞪的越是斗大,絲毫不敢遊移,深怕一個眨眼與分心,即錯失與她的一見鍾情。

約莫5:18彩霞滿天之際,我瞭解她將在兩座山脈交會的那一隅現身,倏地,一絲紅點透出橘紅色光芒,耀眼之光束四散飛射,就在大夥的驚呼、喝采與相機快門喀嚓聲中,她快速地翩然現身,紅透的光環身影,剎那間溫暖整個大地,呼喚著天地萬物甦醒重生。

她的出現,讓大夥倍感溫暖,也透過她的和煦光線捕捉佳姿倩影。此時此刻若不與溫柔婉約的她親近,難保幾個小時後百變女郎的她將搖身變性,變成紫外線超強的他,宛若避之唯恐不及的莽夫,熾熱難耐地教人到處閃躲。

上午驅車下山至五公里外之旅遊服務中心參加生態導覽行程,從64年4月5日蔣公駕崩雷雨交加的當晚遭雷劈打剖半後又重新癒合茁壯之介壽松、各類高山水果之嫁接成果、海芋旱田、魯冰花海、銀葉桉等等,在在都是福壽山農場的標記與農特產品,只可惜本次造訪之際,不是時令已過,就是果實尚屬幼齒,只得以相片記錄全般,聊慰口腹之慾。



可能又是怕塞車的預期心理作祟,今日晨昏之間約莫有三分之一的會員已收拾行囊打道回府了,就連同住竹東鎮本次相見歡的烏龍院大家族,也在黃昏時段臨時決定北返。突然間,營區顯得有點空曠與寂寥,據捕手的說法是,假若你的鄰居提早拔營歸返,那種氛圍是會被傳染的。

晚餐我們一家四口銜命未開伙,接受斗六、自由、哈特利、飛哥、龍蝦等家族的邀約,靦腆地帶著碗筷與一同受邀之汽水家族參加大家庭式的餐宴。斗六大姊的燒酒雞、哈特利姑娘的煎鮭魚、龍蝦姑娘的天香回味養生鍋及烤魷魚、自由姑娘的關東煮,飛哥姑娘的炒時蔬,滿桌的佳餚美食足以讓人回味再三。太棒了,參加露營活動得以品嚐各家族的特色菜餚,真想拍胸脯大聲吆喝,有機會下次看我的.....蟋蟀姑娘。

晚餐畢,待收拾碗盤後,又是閒嗑牙打嘴鼓的悠閒時段,七個家族加上茶葉蛋家族,與稍晚到來之捕手、豆花及花豹家族,想必今晚最熱鬧的場景就在這裡啦。席間,與會的所有成員口碑一致地對早點名舉辦此次活動的辛勞付出致以謝忱,也對早點名的未來活動殷殷期盼。

大家長捕手大哥也說了,早點名的永續發展還是需要靠所有新舊會員的共同支持與愛護。捕手也詢問大家的意見,下回冬寒之際,是否仍有意願參加福壽山或武陵農場之露營活動。包括蟋蟀我在內的所有在場會員不是吱唔未答,就是顧左右而言他。但我確信,應該是捕手大哥問的時機點不對也不適切。就好比今晚才剛吃過牛排大餐,吃撐了肚皮也膩了嘴,再問你下個禮拜是否還吃,這...那...嗯...啊...喔...考慮看看...再說吧等字眼勢必踉蹌脫口而出,但終究沒個正確答案。當然,立場不同,看事情的角度就不一樣。我認為捕手大哥是為了半年後唯一的一次連續假期構思行程規劃,為了搶得先機造福會員,已開始運籌帷幄了。

今晚的宵夜餐宴笑聲隆隆,只可惜多添了點酸、苦、辣,讓人有點心酸,令人感到苦惱,辣的讓人濕了眼眶。喔!不,應該如是說,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把「甜」這個味刻意地把它給留了下來,就是希望哈特利爸爸把這道甜味帶到彼岸去,漸入佳境天天嚐到甜頭,家庭及事業既甜又蜜。

蟋蟀家族好不容易近八個月的露營際遇,與哈特利家族稍微熟識了,而此回也的確是與他們最近距離相處的一次。孰料,哈特利爸爸突然因工作關係必須舉家遷居大陸,對於剛熟悉的好朋友即將畢業,除了心生不捨,也只能寄予無限的祝福。

餐宴結束,大夥相約到觀星亭看星星,在龍蝦爸爸的信手比劃下,儘管有星座圖的指引,大家仍然只看的清記得住北斗七星。我願未來置身於海峽彼岸的哈特利家族,在引頸遙望北斗七星的當下,能觸動你們歷年來參加露營活動的點滴歡笑回憶,聊以慰藉思鄉之情。

哈哈大笑聚首樂
特殊笑果屬飛哥
利人助他為自由
我等悶騷是蟋蟀
會心一笑唯龍蝦
想法成熟係斗六
念舊不忘當汽水
你我他成北斗星



蟋蟀 2009.6.3

    全站熱搜

    cricket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