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8、29日大年初三、四

初三透早,趕忙拎起盥洗用具往浴室前去,早起的人兒洗澡免排隊,而且水熱量大無時間壓力。洗完澡後,通體舒暢,神清氣爽,激情指數飆高衝頂。

等待早餐之際,忽見老鷹姑娘踩著風火輪經過,蟋蟀馬上拉開嗓門高喊『生日快樂』,隨後蟋蟀、Panda及對門之哈特利等家族亦同聲慶賀老鷹姑娘大年初三歡喜長尾巴。

今天行程由Panda爸爸帶隊,計畫走台11號海線北上,隨性下車參觀景點,再拐個彎至池上吃便當,續走台9號山線回營區。

出發時刻已是豔陽高照,暖意十足,甚且有灼膚之虞,此時已見擦防曬乳、換穿短袖、戴上墨鏡、翻找遮陽帽等十足夏意避暑舉措展現。

經過中華大橋塞車路段後,首站來到了小野柳。視野寬廣美景現,海風輕拂催人懶,眼前之連綿山脈、碧海藍天、如幻白雲交匯其中,東海岸美景直令人屏息。天海呼應盡是藍、海天交會媲美尺、遠眺綠島如扁舟、推波助瀾海浪生、浪濤襲岸白花現、岸際奇石惹人愛、白花浮雲天上觀、好山好景現台東。

若能慢活,竟日佇留海邊欣賞美景,那怕是陷入半夢半醒情境,自揣亦不失為另種享受。之後來到了水往上流景點,此情此景應是巧妙運用了視覺落差,才造就了如是奇景。信者,嘖嘖稱奇;知其然者,喔一聲即瞭矣。非得走過這一遭才能知其所以然。

路過東河包子店,眼見排長龍爭購包子盛況與墾丁小杜包子店不分軒輊;算了,我們把粗估可能必須排隊至少一個小時以上的購買權,讓給比我們更渴望包子美食的遊客吧。隨後即至附近的東河舊橋走走看美景,新橋底下即為不知名溪澗之出海口,恐因久旱之故,淡水端水量稀少且渾濁,而海水端恐也正值退潮時段,水退灘現。

過了東河新橋後向左進入台23號道,沿著蜿蜒山路向北進入花蓮縣境,待經過富里後再南返到達池上。於下午兩點在池上悟饕創始店以覬覦甚久之池上招牌便當充作午餐裹腹,或係餓著了,感覺當下啖食之便當特別味美;或因菜色新鮮且樣多量足,讓人津津樂道、吮指回味。

臨時張貼之告示牌─『初一至初五一律70元』,而告示牌底下非過年期間之標示內容究竟如何,價錢孰高孰低,恐受池上特產米飯的香Q催化下,價錢已不再計較了吧。

回程往知本的路上,再度遇上塞車之苦,待吃完晚餐回到營區已逾八時。兩家族成員隨即忙著排隊盥洗,此時皮卡丘家族來訪,談笑之間順便引見彼此聽聞卻未曾親見廬山之皮卡丘、龍蝦兩家族相見歡。

預期初四返家必定塞車之心理作祟下,已有多戶會員提早拔營北返,老K也在此刻驅車話別。之前武陵三天兩夜行程,也因預期心理,回程路線改走北橫歸返,僥倖逃過雪隧塞車之苦。

為避免隔日收拾行囊過程耗時且耽誤行程,所以打算明早不開伙並開始打包細軟,僅留下27秒帳等睡覺所需裝具。孰料,收拾的過程當中,竟出現並種下今晚即走的因,並衍生之後強作振奮、昏沈開車之果。

此時,正排隊等待洗澡並悠哉與奇異果姑娘聊天的蟋蟀姑娘,均未知悉任何提前北返的決定。待其洗畢歸來,3頂27秒帳等早已拆完裝袋了,方才發覺事有蹊蹺,傻笑連連,但耽心之情與關心話語亦油然而生。耽心經過一天的奔波及塞車,我的精神是否依舊;關心習慣睡午覺的我,今夜體力是否足堪負荷。罷了,既已決定,只要安全最大原則把持住,再累、再睏,我都得把他們平安地送回竹東。

收拾過程中,哈特利姑娘前來探詢,並叮嚀安全為重的關心話語;鄰居龍蝦姑娘則幫我們計時,收拾的過程約兩個小時餘,遠比武陵耗費近四個小時還快的多。

約莫23:30所有裝備上完車,稍事整理周邊環境並與鄰居會員龍蝦、哈特利、飛哥、奇異果道別,老鷹姑娘亦奉上難得之東河包子給我們在返家路上充饑補充體力,人情溫暖,可見一斑;出了營區大門向盡職的補手、豆花敘明原意並感謝再三,聆聽他們的交通安全離營教育後,兩部車就此告別知本,邁向漆黑的南迴公路展開北返夜襲之旅。

無燈漆黑南迴路,兩車頭燈相照應,偶有車隊呼嘯過,形影成雙不孤寂。
對向遠近頭燈眩,同向煞車尾燈紅,途中事故告誡咱,安全為上勿逞快。
台九號道路迢迢,九彎十拐盡迂迴,路旁景緻無緣賞,兩個時程達楓港。
下車整補喝蠻牛,姑娘陪聊防打盹,瞌睡蟲蟲頻臨幸,哈欠連連睡意興。
南州接續國道三,燈火通明車流疏,心喜路暢免收費,睡意卻仍比酒濃。
關廟舒展振士氣,貓熊家族換駕駛,蟋蟀仍得孤軍戰,期待夜襲收戰果。
眼皮沉重車飄搖,安全第一再歇息,小睡片刻卻驚醒,誤為北返開車中。
姑娘使盡眾手段,飲料酸梅口香糖,包子棗子巧克力,通通塞入櫻桃嘴。
寧可讓我體重揚,就是不准我閤眼,用心良苦姑娘心,不擇手段教人畏。
食物無味效果限,改換道具提精神,忽掄巴掌掐捏刺,心疼體痛怨意生。
一怨預期心理生,害怕明日雖早起,仍因車多塞途中,讓我摸黑夜未眠。
二怨過年車潮塞,人潮帶來眾車潮,車潮滿載遊人織,提早歸返應運生。
三怨浴廁貧乏事,生理方便人人需,怨聲載道閒扯淡,早早返家淋浴樂。
四願三怨自此消,未來出遊避人潮,選場勘址詳擘劃,會員笑談露營事。
甫過清水休息站,睡意未消車漸多,姑娘已不搭理我,自顧不暇昏睡去。
兩旁快車猛催速,眼皮強撐撇睡意,輪壓車道分隔塊,咚咚作響噪音擾。
狗狗探頭頻示意,要我好開利好眠,隨伴露營好狗命,蟋蟀比狗還不如。
後座小女醒接手,按摩肩頸溫柔對,任重道遠強說愁,強顏歡笑使命達。

終於,經過470公里的煎熬,耗時七小時有餘的艱苦奮戰,於初四上午七時餘回到竹東,在路邊買了早餐稍微填補空間已不復多之胃腸後,我已無多餘氣力卸下裝備,即上床昏睡過去。待張開朦朧雙眼時,已過下午四時了。

TMD,從來不曾如此累過,更未曾經歷如是不安全的駕駛,除自我安慰道,平安回來就好,更矢言絕不准再重蹈覆轍,畢竟安全是回家唯一的路。

之後,於卸裝備的同時,刻意將收音機轉至FM 104.9警廣電台,全台各道路網最新路況資訊除了『塞』字形容外,另外也聽到了『定點』字眼(表示無法動彈),預期心理果真又再次印驗了。

最後,期望於初四回程的露營夥伴們,均能有效避開車潮,並平安、順利地回到家園。祝福各位,也順祝Happy牛Year!

蟋蟀 2009.2.2

    全站熱搜

    cricket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