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09年1月1~3日

「98年1月1日洞四洞洞關西休息站集合」。聞令,蟋蟀及Panda家族即準時赴命到達集合地點,隨後海盜、Ryan、小紅帽、斗六、自由、老鷹等家族亦陸續到達集合點。

此回計畫攻佔之目標為武陵農場,擬採車輛行軍,逐次躍進方式,沿北二高→雪山隧道→羅東→台七甲線等路徑前行,行進途中以GPS衛星導航為主,以無線電為輔,車行速度隨老鷹家族馬首是瞻,隊形不拘但以不超越老鷹家族為要,車距以看得到前車尾燈並保持安全距離為原則。

於清點車輛、排序、調整及測試無線電收發狀況無誤後,約莫洞四三五在老鷹強力翅膀揮舞下,並輔以國道警車警鳴聲示警之同時(因車隊未停於停車格內遭警示驅趕),一行八部車隨即揮軍北上摸黑突襲,並於大溪路段收編散兵拉麵家族,共計九部車如影隨行,沿途穿越雪隧、超越友軍、下至溪床、跨越大橋、加油站方便、7-11整補,天色漸亮、見度稍明後即在道路兩側之高麗菜園簇擁下蜿蜒陡上、霧中行車。

待車隊通過霧鎖路段後,於啞口段稍歇駐足,映入眼底之美景令人神往,天公作美之恩澤讓我感動,湛藍天棚環抱送暖、氤氳雲霧揮手攬客、結冰針林訴說天寒、暖日高照要咱別怕。八時半左右到達武陵收費站,一家四口門票加停車費用共計九十元,隨即展開攻擊發起,車行總距離近228公里(竹東至武陵)終於順利攻下山頭─武陵農場露營區。

早起出門一路順;
點滴感受藏心頭。
名列會員一份子;
露宿營區闔家歡。
營造氛圍有志同;
車行百里到武陵。
俱是美景收眼簾;
樂天知命露營客。
部署活動費思量;
讚不絕口露營趣。

三天兩夜行程於E區紮營,選定位於浴廁附近之營位後,旋即卸下裝備並與Panda家族(98年的頭一天入會)共搭在一起,三頂27秒帳加上8片邊布2片導水布合構成2房1廳之活動空間,應足供兩家族九位成員三天兩夜之溫飽。

簡單地吃了麵食填補空虛的肚子,嗣後許多會員陸續抵達,讓整個露營區剎那間活絡了起來。大人們忙於築窩巢備食材,或立、或跪、或提、或舉、或敲、或打,忙得不亦喘乎;小孩們則急於尋覓玩伴,或叫、或鬧、或追、或逐、或跟、或隨,閒得不亦樂乎。

露營區西側有座高山,約下午三時半左右,太陽公公即與我們相約明日再敘,由於缺少陽光之溫潤,露營區之溫度降得既快且急。趕緊洗澡為上,否則愈晚愈冷。

趁天黑晚餐前閒逛營區以瞭解週遭環境,也來到了由老鷹、自由、斗六家族所共構的巨型客廳,這三個家族都有拖車隨行,設備多、裝備齊是有目共睹的。客廳餐桌上還備有零食甜點,好似隨時歡迎其他會員的造訪,好客之情彰顯無隱。

晚餐則與泰半之會員雷同,以溫暖人心感人肺腑的火鍋為主食,今晚的薑母鴨火鍋是Panda姑娘一手準備的,大啖美食、閒話家常之際,刺骨低溫亦隨伺在27秒帳外。在平地無法感受到之低溫令人腳趾酥麻、惹人軀體哆嗦。儘管如此,仍見少些會員依然故我,固執於帳外露天星空下烤肉、小酌,無畏地享受淋沐於濕冷露水之情境,零度或零下之低溫算啥,我們可是有37度的溫體熱血,加上58度的順喉飲料可做抵抗、折衝。

晚餐後,套上毛帽、披起羽絨大衣、戴上手套、矇上口罩後,二度踱步於露營區消化兼觀星。行至黑暗無光害處,天上星斗閃耀動人,閃爍之姿恰似柔情靚女對我調情勾魂,讓我心生波瀾、血脈噴張。

再度拜訪斗六、老鷹及自由家族,藉由泡茶、聊天以撫慰激情過後的餘溫及暇想。
言談之間,瞭解斗六家族真的就是因住在雲林斗六而命名,自行創業當老闆的有為家族。老鷹家族此回則由小兒子跟班隨行,薯條、炸雞塊在老鷹姑娘的巧手下,仍能在冰凍的武陵山上溫暖小兒子的脾胃。1月1日的今天更是老鷹賢伉儷結婚19週年紀念日,19年前我們未及參與,但19年後我們聚首同賀。言談中,也瞭解自由家族愛上露營活動的始末,健康、興趣是為初衷,結交志同道合之會員朋友則為動力。因知悉自由隔天將挑戰雪山,而我們也要走桃山瀑布,故於十時餘言謝後告辭。

稍事盥洗即準備就寢,此時戶外的車體早已結露、凝霜,閃閃發亮狀似鑲鑽般令人憐愛。此刻,吊掛於外之指針式溫度計顯示之刻度為攝氏2度。近十一時,趕緊鑽入睡袋體驗宛如於冰箱冷藏庫睡覺的另般滋味。

翌日98年第二天,與蟋蟀姑娘於五時半摸黑晨起,溫度為零下1度,漫步於冰冷但鼾聲熱絡之營區,驚見會員於後車窗留有凌晨四時結冰之文字紀錄。行至A區側草原畔,青色綠野遭霜露抹上了白,楓紅枝葉上則垂掛了冰柱或冰球,在在訴說了夜裡的寒與凍。走到觀景涼亭,巧遇早起的哈特利家族,果然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起的人兒有景瞧,遠方山色因陽光射入而變化萬千,近處樹草因朝陽溫升而霜融水逸,好一幅生氣活現之大自然畫布。

Panda姑娘及蟋蟀姑娘共同準備的早餐有法式土司、鮮奶、培根與火腿,暖呼呼的入口感覺令人回味再三。八時半即驅車前往桃山瀑布,停好車,在捕手的手勢暗號下與會員們三兩成群往瀑布方向前進。途中捕手之無線電傳來攀登雪山之自由及阿貴的呼叫,原來雪山山頂真的白了頭,聽到如是訊息也令在雪山彼端的我們同感振奮,也默默的預祝他們登頂成功並期待拍下美美的雪山雪景近照同分享。

爬山絕不能只顧埋頭前行,偶爾要左顧右盼,更要不時抬頭往後望,於至桃山瀑布之半途,某個適切角度,我們也穿透樹林間隙瞥見覆蓋靄靄白雪之崢嶸雪山遠景,讓我定睛端視久久不忍移動視線。終於,4.3公里路程之桃山瀑布到了,瀑布下沖騰起之水氣在陽光折射下出現了彩虹,也吸引了許多登山客駐足並拍照留念。

下山回到營地已過中午時分,由Panda姑娘料理泡麵充饑,雖然簡單,卻美味十足。下午則與小朋友打打羽毛球度過空閒時光。蟋蟀姑娘於出發前一天在家滷了一鍋豬腳,準備當今晚的主菜,主食則為蘿蔔糕湯。於鳥嘴山對老鷹姑娘的承諾,於豬腳熱滾裝盤後,即由蟋蟀與小Panda端著一碗公的豬腳親往老鷹家兌現去。也不知實際入喉、咀嚼、下肚的滋味如何,蟋蟀姑娘是比較趨向於聽實話啦,講好聽點,以後才有成長、進步的空間嘛!

太陽下山後,氣溫似乎降的比昨兒個還快。此時維妮家族到訪,原來維妮姑娘與Panda姑娘之母係公司同事,兩位同仁於武陵農場巧遇相見歡,真是有緣的啦。晚上八時半與捕手相約於雪山登山口觀星,據聞1月3日晚上將有每小時120顆的流星雨,差一天之光景今夜應該也粉有機會見到流星吧。

登山口停車場早已成群或站或坐之觀星客,因無光害,滿天星斗煞是耀眼。捕手說道看了保證會頭暈、想吐。其實應該印證的是脖子會酸、眼睛會亂視。也不曉得該凝視那個方位及角度,許多夜行飛機亦不時地來攪局,使得小Panda只將注意力全集中在天際邊過往之飛機閃光上。哇,流星,眾夥一聲驚呼下,卻徒生來不及許願之憾,並渴望下個流星出現時之發願。蟋蟀我看到了一顆流星,半晌的瞬間,可說是最短的永恆。離開登山口回到營區,趁人少趕緊洗澡盥洗,約十時準備就寢,此時溫度計指針已指向零度,果真比前一天還冷更凍。

第三天清晨四時一刻蟋蟀姑娘因內急而早起,此刻蟋蟀只得捨睡袋陪姑娘;溫度計則顯示零下兩度之低溫,果真是他ㄋㄟ ㄋㄟ的冷,真的比前一夜還冷。儘管冰、冷、凍,卻仍阻擋不住晨起活動的人們。看到北極熊、海盜及小馨三人草裡來樹間去,找尋草原上最特殊之聚焦目標當成攝影教學題材,我認定北極熊應該是老師無誤。

閒踱至草原中間步道,看到草原間有人駐足圍觀,同時也發現圍觀處有著不一樣之光線層次,忽聞有人(應該是精靈)喊道:這裡有冰柱;心喜,也顧不得弄濕鞋靴,趕緊赴前一窺究竟。原來係水管破裂噴濺之水花,因夜間極低溫而於草堆凝結成名符其實的青草冰,可見第二夜的確比第一夜還冷。

吃完清粥等早餐後,即開始張曬濡濕之27秒帳等周邊設備,並開始打理行囊。三天兩夜行程的會員們,再度因忙碌而將露營地E區給炒熱。繁雜的裝備整理與裝載,在強烈紫外線的催情下,令人頭暈、臉頰發紅發熱。

所有細軟搬上車歸位並整理營位周邊環境後,時間已逾中午十二時,與Panda家族即行告別營區、話別會員,於武陵農場旅遊服務中心吃午餐、暫歇,近二時半時啟程,回程則走北橫出關西順台三線南下回到竹東,車行約176公里,耗時約五個小時,於晚上八時前抵達竹東。

此行,除了車隊會員外,也見到了哈特利、皮蛋、小浣熊、維妮、隔壁、精靈、大熊與小馨、阿貴、龍蝦、北極熊等家族。期間,感謝捕手賢伉儷的用心,貼心的逐戶分送每位會員家族防水橡膠手套乙雙,讓清洗食材、鍋具的會員們得以免受趨近冰點溫度的自來水摧殘,小事一樁卻令人窩心至極。更不斷地藉由大聲公向所有會員朋友們叮嚀保暖工作務必確保,十足之呵護與關照,讓人印象深刻。

此外,因捕手對社經脈動充分掌控,洞燭機先將原既定之武陵行程於第一時間完成調度並取得包場權,使得早點名會員們得以一償宿願並順利將行程拉長,參與此行之會員們肯定該為捕手喝采、道謝。

三天兩夜的武陵農場露營之旅,據捕手的可靠消息來源:第一夜測得之最低溫度為零下三度;第二夜則為零下七度。

是故,『冰凍武陵,非一日之寒』,而是兩夜酷寒。

蟋蟀 2009.1.8

cricket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